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郑州风和日丽小区 >> 正文

【笔尖】柳笛声声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连塘

这是民国初年的一个午后,乡村土路坷坎不平,四人小轿颠簸得黄县长直打盹儿。他因到临县有公务,回来时轿夫迷了路,不知觉误入平原深处。正行走间,不料前面一个高岗上不去,四个轿夫有二个摔倒在地上,同行的王师爷将县长扶起,重新坐回轿里,不料刚往上走两步,又有二个轿夫踉跄栽倒,如是者三。

黄县长纳闷,走出轿来,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前面是绿树环绕的一个村庄,左首一条小河蜿蜒向东,右边却坝岭起伏,黄县长再仔细打量,见庄中雾气升腾,不由心中一惊,咋夜梦中有十八头猛虎奔来,莫不是应了梦中之景!王师爷捻着胡须则叹道:左青龙,右白虎,好风水,好风水呀。前年有高人指点,说本县要出十八顶官帽,看来此言不虚呀。

两人一路无话,各自想着同一桩心事。回到县衙,关起门来,黄县长与王师爷商议了半天,才决定如此如此。

李家庄来了一位女教师,在村子东边的旧庙里办起了学堂。那女教师二十岁的样子,出落得芙蓉一般。听说是县师范学堂的高材生。她与庄主李大新商量,有钱的出钱,无钱的出力,一个庄里的小孩子都要上学呀。李大新几年来正为此事发愁,听了心中暗喜。他与女教师林花说:你们先用着旧庙,待到来年开春我发动全村的老少爷们盖一座新学堂!

李大新也粗通文墨。可是在林花面前那就是孔夫子面前讲圣贤了。因此他有事无事总往东头的旧庙学堂跑。有时他也坐在教室的最后面一排听林老师讲课。林老师讲到兴致来时,口吐莲花,舌绽春雷,把李大新听得如痴如醉。林花也总有事请李大新帮忙,学堂屋顶漏雨呀,要找人修理呀,谁家的孩子要退学呀,调皮捣蛋呀,都要请李大新说合说合。

一个夏日的夜晚,李大新的老婆回娘家去了。他一人坐在灯下读《菜根谈》。林花来了,给他送来一摞旧报纸。两人谈着时局变化,谈着县里轶闻,都有些相见恨晚之意。屋里有些闷热,林花将裙子往上提了提,露出白白的皮肤。那是保养得很好的皮肤呀,李大新再也按捺不住,抱起林花向里间屋走去……

有了这层关系,林花成了李家庄的半个庄主。一天林花向李大新建议说:李家庄多年水利不修,是不是该挖几个水塘了?李大新说:庄稼浇不上水,这几年收成不好。修吧。于是将村东的小河水引进来,将村西的高岗挖掘,修成了九个相连的水塘,后人称之为九连塘。

九连塘修成之后,林花不见了踪影。给李大新留书一封:

我本县长小妾,因县长知你庄风水好,要出十八顶官帽。故派我来破风水。我与你私通,修九连塘,现风水已破,无脸见你,所以不辞而别。

李大新见信恼怒不已,自动辞去庄主一职。在祖宗牌位面前罚跪三天。后来李家庄出了十八个二楞子。后话不提。

看守

我们在街心花园练太极拳,男女老少都有。大家少不了带一些剑啊,刀啊,扇子啊,运动服啊等等一些小件物品。当然最重要的最值钱的要数音响。它是大家凑了一千多元钱买的。打太极拳剑功夫扇,随着音乐有节奏地起舞,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运动愉快感受。

街心花园要折了,要扩建成更大、功能更齐全的文化公园。我们心里除了有对未来练拳场地的向往,还有说不出来的一点失落。在这块园子里,我跟从师傅练了十年太极拳,拳学得不咋地,但众家师兄弟师姐妹包括晨练的老头老太太对这块场地都有所留恋。

景观树起走了,凉亭子扒掉了,单双杠移开了,围墙正在拉。街心花园里开始杂乱起来。人来人往,因此我们练拳时要特别留心随身带来的物品。

东边凉亭下的电源关闭,只有西边的一个临时的插座还可以供给音响电源。今天早上我刚到,师傅把电源接好,打开音响开关,对我说:不要练拳,就在这守着。我心里老大不情愿,我刚摸索出一点练拳的门道,练得正热,师傅难道不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吗!

师命难违。我只好看守着音响。不时有上学的、散步的、拾荒者从我身边走过。一个腿有点不方便的拾荒者,从音响旁来来回回过了好几趟,我不敢大意,一边活动着胳膊腿,一边目光关注着他,他也确实不容易,恁冷的天,他起五更摸半夜还不是为了多拾破烂换两钱。

学拳的在南面,练拳的在北面。练拳的练得暖和,把外套脱在我目光四五米外的花草护栏上,那里还放着手提袋、刀啊、剑啊。这时一个打扮入时的姑娘走过音响,还多看了我二眼,弄得我心里痒痒的,刚想和她搭话,转念一想,不行啊,丢了东西师傅要责怪人。那姑娘走到花草护栏的西北角站定。

一阵轻风,来了一位青壮汉子。先是在护栏边上左冲拳、右冲拳地练着,然后移步到我的左侧来了几个陡然发力。看得我心惊胆颤。我又要看护音箱,又要看守小件物品,直恨爹妈少生了四只眼!环视了四周,师哥老吴正在护栏的北面打拳,一招一势,招势分明,目光也在关注着这边。我放了一半的心,原来师哥在帮我。再瞧各位大嫂大妈,也都在小心着呢。

我集中精力看守音响。这时一个瘦中等个,一身皂衣,一双运动鞋,绕着音响和我转了几圈。看样子身手不凡。我不敢大意,目光始终不离他的双手,我正冒汗,师傅不知何时已站在路口,做出送客的样子,那位高人快速离开。

拾荒者复又从我的身旁经过,注视,弯腰,我小声嘟哝道:溜溜吧,溜溜吧,别老是呆在一个地方。他慢慢地走开。

一大清早,我始终没能将心好好地放下,也没能练拳,但心里有比较充实的感觉。

二〇〇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

口忌

小城人发明了口忌。

一位年长的朋友对我说:一辈子没吃过饱饭!小时候家里穷,父亲在搬运站里扛大包,母亲给人缝缝补补,兄弟姐妹又多,因此吃饭是定量的:每人一顿一个发面龟:红薯面、玉米面做的杂面馍,一碗白开水。因此朋友经常到食品站里“拿”猪大肠。年轻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赶上老三届插队下放,贫下中农都没啥吃,哪有多余的粮食哺育他们!朋友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中年生活好了,儿子女儿却考上了大学,不吃不喝也得供小孩子上学吧,那可是一辈子的前程!朋友两口子也不敢放开肚皮吃。到五十多岁了,儿子女儿参加工作了,两人的工资花不完,又不敢吃了:高血压、高血糖、高血脂经常困惑着他,也不知什么时候营养多余了!

朋友的朋友多。酒场饭局也多。望着满桌的鸡鸭鱼肉,想起医生的嘱咐,朋友只能望而兴叹。有一次我和他一块吃饭,他看我大快朵颐,非常吃惊:怪不得你从三十多岁起就挺着个大肚子,你怎么什么都吃?现在小城流行口忌,哪天你跟我学学!

一日,朋友请客。团团坐定后,开始上菜。先上四个凉盘:花生米,黄瓜,卤鸡,鸭爪,我刚想用筷子挟花生米,对面一个穿公安制服的朋友笑咪咪地望着我,猛然想起:花生米就是子弹头,不能吃!刚吃了一块黄瓜在嘴里嚼着,扑吃一口又吐了出来:今天是个好日子,吃什么“黄”瓜呀!再想想,“鸡”、“鸭”都不能吃,想吃也不能吃!

紧接着上了一盆开口汤,汤勺在半空里晃了半天,也不敢再舀下去:年长的也有,官比我大的也有,学问比我深的也有,哪能轮到我开口说话!

敬了一圈酒,糖醋排骨端上来。这个菜可以吃,刚想动手,看看对面的一个瘦子不高兴:这“排骨”也不能吃!连忙和瘦子碰了一下杯,不等酒杯落桌,特色菜芹菜团子上来了,其他人都吃得津津有味,我只有苦笑:我这个人油瓶倒了都懒得扶,不能吃“勤”菜呀!

朋友看我半天没有吃到嘴里一口菜,不怀好意地说:得会有个菜你可以吃,我想,等这个菜上来了,不由分说,先填饱肚子再说。等服务员把菜放到我面前,我傻了眼:红烧羊肉!我属羊,这个菜万万不能吃,万万不能吃!哪有自已吃自已的!

好不容易等到下一盘菜端上来,我一看是粉丝豆芽,心想,这个菜可以吃吧?没啥讲究了吧?筷子欲伸又回了半天,还是不能吃:豆芽,我性格温和,不好“斗”,吃这个菜得改改性子,山难改,性难移,算了吧!

肥肉不能吃,那意味着“意外之财”,肚片不能吃,寓意为:知心知肚,好多朋友第一次见面,逢人先说三分话!

这酒席不如早散了吧,苦捱到最后一道菜上来,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:沙滩鲫鱼!鸡蛋羹上卧着两条煎得金黄色的鲫鱼,鲫鱼上了沙滩,没有水,意味着什么?我重重叹了一口气,饮尽杯中酒。

照这样吃下去,我哪里还会有大肚子!

浪漫故事

在打开门仔细观察来人之后,我明显地发呆。我曾经设想过无数个与她见面的时间、地点,没想到她象秋天的一片落叶被一阵旋风猛地刮进来了。在短暂的发怔之后,我把她迎进了家里。

她就是我的老同学王玲。想当年,我象向日葵追逐太阳一样暗恋着她。她知道吗,如果她知道,为什么无数次我走过她身旁向她暗送秋波她却高傲地扭头不理,她不知道吗,如果她不知道,为什么毕业晚会上她又把我叫出去送我一张她的相片?二十年过去了,在我眼中,她还是那么漂亮,那么娴静,那么温柔,那么富有令人心动的气质,我看了一眼在身边忙碌的妻子,平常贤惠的她这时在我心里有了一种庸俗无聊的感觉。

我们开始小心翼翼最后大胆热烈地聊起来了。二十年没见,人生跨越了二个世纪,该有多少话题啊。过去的老师、同学,沉淀的记忆复活了。多少深情的一丝一缕,在我们的叙述中是那么明亮,我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。

你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?妻子好象是漫不经心,其实深含着醋意。原谅我,我不止一次和她谈起王玲,给她看王玲的相片,妻子当时说:她的长相气质太好了,你长得丑,又没有什么能力,你配不上她,也就我这个葫芦配你这个弯刀。

噢,实在是不好意思,只顾叙话,我都忘了正题了。是这样的,我现在邻县一个化工厂当会计。现在企业那点工资那够花呀,我和爱人买了一辆大货车,业余跑运输。今天路过老家,车坏了,也没钱加油了。想找老同学……

不用说了。我立即命令妻子拿2000元钱。妻子慌忙去找了一阵子,只拿出1000元。真不好意思,他那点工资每月实在结余不了多少。妻子很抱歉。没关系,这已经够了,非常感谢。我会专程来看老同学并还钱的。再见,打扰你们了。

你没钱还打肿脸充胖子?王玲走后妻子气不打一处来。她不再是那个通情达理的、朴素大方的人,露出了她本来的面目。我无意和她争吵,我太愉快了,我还在乎她的醋意?

后来我给向阳打了电话,向阳也是我的老同学,是很要好的那种。我给他讲王玲来找我了。言语之间透露着兴奋。她找你借钱了吧?三天之前她从我这里借了1000元钱,还有老四,呆子,皮脸,都借给她钱了,理由是一样的,跑车,车坏了,没钱加油……向阳的声音是急促忙乱的。

我气急败坏地挂断了电话,原来王玲成了骗子,那1000元钱倒是小事,问题是我暗恋的初恋的天使成了魔鬼,这让我怎能么承受得起?

时间能使一切变得淡漠。时间也是最好的疗养。三年过去了,我不再想王玲这个人,业余时间我爱好上了太极拳运动。星期天我常往市里跑,在新华书店和其他大小书店之间穿梭,寻找太极拳光碟,书籍。有一次我到了文峰路,那是一个偏僻的街道,很冷清。在那里,有一家书店,在玻璃柜台后面,我看见了王玲,她明显消瘦了许多,她就静静坐在哪里,一动不动地向行人廖落的街市上张望,我躲避在一个水泥电线杆子后面,倒象我欠了她什么人情似的,是什么让一个纯洁的女人变成了人所不耻的骗子,她的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,三年来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,让她厌倦了红尘生活,来到这偏僻的小街开了一家书店,过这种清淡如水的日子,她洗心革面了吗?

我终于没有上前问她,生活让我百感交集。

老街的书商

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到六十年代,这里曾是我们这座县城最繁华的地方。光光的青石板路通向河边的码头。窄窄的街道两边尽是上着木门板的商号。遥想当年,码头上船舶林立,老街上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该是怎样一番热闹的景象。

现在老街上平静下来了,宛若一位妇人到了晚年,消失了她的芬芳,暗淡了她的颜色,一切逐渐归于平静。我因为拜访一位朋友,到了这平日很少来的地方。不料夏日天气多变,一阵雷阵雨说来就来,我扫视了一下,见路边有一家书店,就一头钻了进去。

老板是一位年过五十的老者。书店里里外外一尘不染,很是雅致。老板见我进来,倒一杯茶,我敬他一枝烟,雨天孤寂,就这样天南海北地聊开了。

听先生口音,是上海人?是如何到我们这小地方的?先生如此博学多才,为何蜗居于一书店?我脑子里有许多疑惑,索性一古脑儿倒出来了。

我是上海知青,下放到你们这儿。有点文化吧,公社推荐到一中教书。那个时代,你们没有经历过,那是一个理想颓废的时代,前途一片茫然。教书也没有什么乐趣,我天天象一个撞钟的和尚。后来我教的初中班转来了一个叫钰的女孩子,她的聪明和好学使我重新焕发了对生活的热情。我教语文,我把一本珍藏多年的《古文观止》借给她,她一个月就背得烂熟。她的作文写得好极了,准确,鲜明、生动、简练。我试着对她进行数理化辅导,也是一点就破。我要把她教成全校、全县、全市最好的学生。尽管那时不要五分加绵羊,可我们师生都暗暗加了把劲。至于学成以后有什么用,能干什么我们也都说不清楚。初中三年,我把高中二年的课程也都教给她了。

武汉治疗癫痫正规的医院
哈尔滨知名的癫痫医院
癫痫病患者能工作吗

友情链接:

物在人亡网 | 元素周期表习题 | 凶猛总裁很狂野 | 郑州风和日丽小区 | 希腊奥运会 | 永泰云顶团购 | 南大培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