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赚钱最多的主播 >> 正文

【酒家】谁之错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人这一生难免都会犯一些大大小小的错误。其实这也没什么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嘛!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。但现实中,一些错误却不给你悔过自新的机会,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……

1.

2004年7月,晋南大地骄阳似火,地如蒸笼。

一个十七、八岁学生模样的小伙子正在床上整理着行李。他眼睛红红的,嘴巴撅的老高,两手微微发抖。也许是气温太高,他通红的脸上已布满了汗珠。

他叫王华,是p县重点中学的一位高中生。他刚参加完高考,却不幸名落孙山。父母都是地地道道、本本分分的农民,鸡窝能飞出金凤凰,儿子能出人头地,一直是他们的梦想。他们节衣缩食、“砸锅卖铁”供他上学,谁料自己高考落榜,使他们的希望如同飞到半空中的气球被小树枝扎了一下,顿时爆得无影无踪。眼下自己与大学无缘,父亲腿又受了伤,不外出打工,难道让全家喝西北风?于是,他便有了打工的念头。

对此,父母虽然唉声叹气,但并未反对。

王华曾是父母的骄傲。当年他以高分被县重点中学录取,那情形好像他“中举”一样,立即成为全村的骄傲。这是多么光彩的事啊!考上县重点中学就相当于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大学,这诺大的村子里能出几个“秀才”呢?

那时,父母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灿烂了。每当有村民赞扬王华时,父母如同嘴里吃着蜜,一直甜到心。父亲晚上睡觉都常常会在梦里笑醒。是啊,前三十年看老子,后三十年看儿子。儿子这么成才,父母终于能够在村里挺直腰板、抬起头来了,这是天大的欣慰啊!父母从现在就开始为王华三年后的大学学费做努力,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。

王华家乡是当地有名的果乡。因日照长、温差大,这里的苹果色泽红、口感好,每年秋天,总会有不少外地果商来上门收购。王华父亲想,靠出售苹果维持生计有余,但要供一个大学生肯定还不够。为此,苹果出售后,他又到县城一家建筑工地打工。后来工地又缺做饭的,他也把妻子叫来做饭。虽然干的活累点、苦点、脏点,但只要儿子能考上好大学,能够出人头地,这点苦、这点累又算得了什么呢?

正当王华父母做着望子成龙的美梦时,没想到一个消息如半夜空中响了一个炸雷,将他的美梦打破。

王华去了网吧!

告诉王华父母消息的是王华的同学李飞。估计他是一路小跑过来的,此刻已满头大汗、气喘吁吁。

王华父母都认识李飞。他们以往到学校给王华送东西,总看到王华与他在一起。一来二去的,李飞也就认识了王华父母,还来过王华家几次呢。

对李飞的话,王华父母半信半疑。俺家孩子那么争气、那么听话、那么懂事,身上又没有多余的钱,怎么会上网吧呢?再说他一个农村娃,以前没玩过电脑,怎么会玩这新鲜东西?见王华父母不相信,李飞只好叹气离开。

王华所在的县是国家级贫困县,县城当时只有一两家网吧。去网吧的孩子大多数是家里比较富裕,自己不求上进,并且身上还有多余的钱。王华父母对电脑自然就是两眼漆黑、一窍不通,他们当然不知道电脑网络究竟有什么好玩的。所以,他们不相信儿子会去网吧。

但几天后的一个上午,因天下雨,工地放假歇着。他们便去县里的商场逛逛,也想为王华买身新衣服,希望儿子能穿得体面点、周正点。他们东挑西拣、左比右攀时,却意外遇见了王华的班主任张老师,他也在一个卖裤子的摊位前看裤子。

王母赶忙走过去打招呼:“张老师,这么巧,您也买衣服啊。”张老师因为当年王华的入班成绩不错,所以就特意留意了王华父母。此时他稍微一顿,便说:“你们是王华的父母吧!”王华父母赶忙满脸含笑,小鸡啄米似地点头不迭。

张老师叹道:“你们也太不关心王华的学习了,在县城打工也不和我多沟通沟通。你们知道吗?王华近段时间上课经常萎靡不振,还有老师反映说他上课经常走神。考试成绩也不如以前了。他可是一根好苗子,要是在这关键时刻给荒了,那就可惜了。我都找他谈了几次,但效果不大。你们要好好和他谈谈,可不敢让他自我放弃、自毁前程。”

张老师的话像一阵肆虐的台风,立即让王华父母的内心翻江倒海。王母急切地说:“张老师,都怪我们以前不懂事,过两天我们就专门拜访您。”不善言辞的王父也恳求道:“张老师,您可别放弃他呀!”

张老师安慰道:“其实王华的基础还不错,通过努力还是有希望的。这个阶段是他人生中最关键的时期,也是最容易走错路的时期,你们要配合我多教育教育他,可别因为一时荒唐而耽误他的一生啊。”

王华父母连连点头:“一定一定。”

与张老师分别后,王华父母哪有心情再逛商场?便直接返回了工地。这小子是怎么了?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,不争气的东西!王父人在工地,心却跑在了儿子身上。由于天刚下过雨,架板有点滑,突然,他一不留神,脚下一滑,从施工架上掉了下来。好在当时在二层,王父只是腿摔伤了。

王母正在灶房做饭,闻讯后赶忙扔下勺子跑了过来。见到工人们抬着呲牙咧嘴的王父,她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,怎么都难止住。

王华正在云里雾里地上课,突然听到老师说外面有人找他。王华一看是父亲的工友,就马上预感到肯定出事了。工友气喘吁吁、前言不搭后语地给他说了父亲摔伤的事。王华赶紧请了假,与工友马不停蹄地赶往医院。

“我爸怎么样了?”王华在医院看见母亲便急切地问。

母亲用手抹着眼泪道:“还好,你爸是在二层掉下来的,只是右腿已骨折。要是在高层掉下来,那可就……”

王华看见父亲半躺在床上,右腿打着厚厚的石膏。可能是因为疼痛吧,父亲胡子拉碴的脸色十分难看。母亲将王华拉出病房,低声问道:“孩子,妈妈问你一件事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

王华有点心虚地问:“怎么了,什么事?”

“你……你有没有去网吧!”王母盯着王华眼睛问道,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十分严厉。

王华先是一惊,后是一愣,顿时心里如偷东西被人抓住一样窘迫。他神情慌乱,不敢直视母亲的眼睛,含糊其辞地说:“没,我没有,课程那么紧,哪还有时间去网吧?”

母亲似乎察觉到了王华的紧张,便步步紧追:“张老师说你最近上课经常走神,那是怎么回事呢?”

王华唯唯诺诺、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……我在担心将来的大学学费,害怕……”

“不用说了,钱的事你不用操心,你只管一心一意读书。只要你能考上大学,我和你爸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为你攒够学费!”王华还未说完,母亲便打断了他说道。

母亲没想到王华上课走神居然是担心学费问题,看来孩子知道心疼父母了。但是,孩子你可知道,只要你真的能有出息,父母现在就是再苦、再累,但那也是黄连树下吃桂圆——苦中有甜哩。她又从里面衣服口袋里掏出二十元钱递给王华说:“你回去吧!在学校一定要用功啊。”

“我不要,现在爸爸看病正需要花钱。”

母亲硬把钱塞到他口袋,便催着他赶快回学校上课,有她照顾,父亲很快就会康复的,千万不要耽误了学习。

王华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医院。走在路上,他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他没想到父亲会出事,也没想到母亲居然知道他去网吧。想起刚才母亲忧虑的神情,父亲铁青的脸色,他顿时愧疚万分。父母含辛茹苦地供自己上学,而自己却辜负了他们的殷切希望,竟然在高三关键时刻还去网吧聊天。要是高考落榜,自己该怎么面对望子成龙心切的父母,面对一向十分看好自己的乡亲们?

2.

王华自从步入高中以后,他发现自己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。虽然考试成绩常常名列前茅,但他总有一种无法摆脱的自卑感。同学们这个穿着耐克鞋,那个穿着阿迪达斯运动衣,而他一年四季不是穿着一身校服,就是穿着一身廉价的山寨版“乔丹”;当他和其他同学一起聊天时,别的同学口中所讲的网络潮语、游戏装备等,总会让他一头雾水、傻眼发呆;当他和同学讨论学习问题时,他的方言经常会逗得同学们哈哈大笑;食堂吃饭时,同学们三个一群、五个一伙合伙吃,他们的饭菜有荤有素、有干有稀。而他总是躲在一角,咽着粗茶淡饭,同学们都说他抠门小气;宿舍里,男生是分派别的,县城孩子是一组,同乡同村是一队,但是他那个镇考上县重点中学的只有他一人,所以他就成了“无党派人士”。

这一切,使他觉得自己像一滴油,永远融不进这被称为“五湖四海”的集体当中。虽然他的学习成绩会令许多人对他刮目相看,但那也只是暂时的。因为他除了成绩好,其余都不理想——人不帅,性自卑,家庭穷,不合群。所以,同学们也就只是在每次考试后的几天里关注一下他。

而在这些关注里,有一些是惊讶,有一些是羡慕,还有一些甚至是嫉妒。有人竟在背后叫他“学霸”。当然也有一些同学与他套近乎,无非想让他帮助自己提高学习成绩。

谁是真心实意,谁是假意奉承,王华着实分辨不出。他急切希望有个人能够商量,能够交流,能够倾诉,甚至能够发泄。虽然他知道高中阶段,应该心无旁骛地学习。但正处于青春期的他,没有朋友,没有知己,没有理解,光学习是很枯燥的、乏味的。虽然别人认为他是天马行空、独来独往,喜欢孤芳自赏,习惯独立特行。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是多么地害怕孤单,害怕被别人视为另类。他很渴望能与人交往,能融入集体,哪怕成为这个百花园里的一株无名小花或者一颗小草,能为这姹紫嫣红的春天绽放出自己的一点美丽也是值得骄傲的。

一次,他听班里一个同学说,在互联网虚拟的世界里,好友聊天是多么痛快与刺激。因为互不相识,所以无需顾忌,可以畅所欲言。起初,他觉得不可思议,与每天身边的同学都无话可说,与陌生人之间能有什么话题?在犹豫彷徨了几天后,他终于好奇地跟着同学走进了网吧。

第一次去网吧,王华总感觉自己像做贼似的心虚,遮遮掩掩、偷偷看看,又不会开机,又不会打字,又不知怎么玩?亏了有同学陪着,给他申请了QQ号,教他一些计算机应用基本常识,他这才没有闹出笑话。

一回生二回熟。第二次去,他就轻车熟路,到网吧交钱上机,直接开聊。慢慢地,他觉得自己在这虚无缥缈的世界里,真的遇到了一个倾听者,他便将自己的苦闷、苦恼、烦心、烦恼,一股脑地用键盘敲进对话框发了过去,顿时感觉心中轻松了许多,像是把心中积攒的垃圾情绪,一簸箕一簸箕地倒进了电脑里面。后来对方也会向他倾诉一些自己生活中许多烦心事。他顿时感觉,原来他们是同病相怜啊!看来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是不幸的……

起初王华并不想耽误学习,上网只是放松一下心情而已。但他发现,自己在学习时常常会魂不守舍,总是盼望晚自习后就去网吧聊天。他不由得想起张老师经常警告他们说,魔鬼的诱惑胜似上帝的召唤。他好几次都下决心不再去网吧,但却无法摆脱诱惑,好像一个通情达理、多情美丽的姑娘就在电脑里面等他。

随后,王华的成绩开始倒退,先由原来的全校第一倒退成了全校第四十多。虽然父亲出事后,他开始醒悟,下决心努力学习。但学习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由于落的课程多,尽管他尽力冲刺了,但还是觉得有好多知识点都如欠火的馒头——没有熟……

高考之后,分数揭晓,王华别说上一本了,连二本录取线都还差十几分呢。老师们都为王华感到惋惜,一颗好苗子,因为心里长了杂草,让本来能结出颗粒饱满的谷穗变成了秕谷。他的落榜,让父母满怀丰收的喜悦顿时变成了歉收的失望。

“你老实说,高考落榜是不是没有努力学习,是不是与去网吧有关?”分数揭晓后的第二天,母亲一手扶着门框,一手拿着扫帚把,指着王华有气无力地问道。父亲则拄着拐棍在一旁铁青着脸、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他。

“嗯……”王华耸拉着脑袋点了点头。此刻,他真想地上有条裂缝,好让自己钻进去。

“嗵嗵!”父亲将拐杖在地上狠狠地捣了两下,没说一句话,拖着那条骨折的腿,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……

母亲终于忍不住了,上前举起笤帚把狠劲地往王华后背抡,没抡两下,便瘫在地上哭道:“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,你知道我们在县城打工是为了什么吗?你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从架上摔下来吗?就是因为他听说你去了网吧才会分心的。你呀你,你把你自己的前途毁了,也把咱们家的希望给断送了……”

其实王华很小就与父母有代沟。父母总是要求他干什么都要拔尖,特别是在学习上,总是要求他每次都考第一。父母的期望让他觉得很累很烦,自己也不是三头六臂,怎么能保证总拿第一?但他看到父母殷切期望的眼神,对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照顾,就感到很无奈,只好把自己当做学习的机器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每当有小朋友找他玩耍时,都会被父母挡驾。所以他从童年到现在,就没有几个朋友,没有感受过多少快乐。他也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给父母说,因为他不愿意看见他们伤心流泪、唉声叹气,只好自己的心事烂在心底。

河南癫痫病三甲医院
治癫痫去哪家医院较好
癫痫病哪种治疗方法好

友情链接:

物在人亡网 | 元素周期表习题 | 凶猛总裁很狂野 | 郑州风和日丽小区 | 希腊奥运会 | 永泰云顶团购 | 南大培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