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凶猛总裁很狂野 >> 正文

【看点】遗产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每年六月初,芒种节气一过,江南便会进入梅雨季节。那是个很恼人的时节,小雨总在淅沥沥下个不停,气温又高,浑身一天到晚都是黏滋滋的那种感觉。老式一点的房子,特别是那种南方木结构的老屋,推进去就会闻到一股子发霉的味道。地板上汪着一层水,墙角会滋生出霉变的菌丝来,连衣柜、书橱、箱子里都会生霉。便是现代的楼房,也很难避免梅雨季节带来的诸多烦恼。于是,但凡有梅雨季节的地区,无论城市,还是乡村,一到了梅雨过后,家家户户都会利用久违的晴天,翻箱倒柜将那些衣物搬到院子里,或摊在阳台,利用阳光里的紫外线,杀死霉菌,去除霉气。

叶朝阳不会去管那些事,这么多年了,这种家务活都是妻子李敏做的。叶朝阳关注的是他那些书,总有几大箱吧,还有书房的两个书橱。这些书,有些是叶朝阳自己买的,也有些是故去的老爷子遗留下来的。叶朝阳是个文人,书,对一个文人而言,不仅是象征,更多还是文人心境的寄托。已故的老爷子叶进,是个儒将,尽管戎马一生,竟然也留下了几大箱的书。其实叶进留下的书,对于叶朝阳而言,大部分是用不上的,都是马恩列斯一类的政治理论。叶朝阳是研习文学的,和那些高屋建瓴的东西沾不上边。李敏曾经建议他把那些书籍卖掉,省得放在家里占地方,定期还要收拾。尤其到了梅雨季节,叶朝阳总在担心箱子里的书会不会长霉?梅雨一过,他就要急急忙忙把书摊出来晒太阳。家里的阳台能有多大,他的几箱子书一摊开,叫李敏到哪里去晒衣服?不得已,叶朝阳只好妥协,他就把那些书,一摞一摞搬到楼下去。尽管如此,叶朝阳宁愿麻烦,也不肯将那些用不上的书籍处理掉。那里有个社区的小花园,那些石桌石凳便成了他晒书的最好场所。小区的人们习惯了这道奇特的风景,每到梅雨过后的几天,都可以看到那些石桌石凳子上面摊满书籍。邻居们很友善,都会关照孩子们不要去随便动那些书,那是一号楼叶家爷爷的宝贝。

叶朝阳把书摊好之后,自己就在旁边一座小凉亭里看书。若是有孩子们围过来,也会找一本书,给孩子们讲故事。所以,只要叶朝阳开始搬书,一定会有一群孩子来帮忙。叶朝阳便乐呵呵地招呼着,享受这种温馨的时刻。有点不协调的是那些书籍的旁边,放着一只陈旧的红丝绒蒙面的箱子,箱子打开在那里,一头靠着石桌上,上面摊开一件黄绿难分的旧军大衣。

李敏站在阳台上一面晾晒从箱柜里翻出来的衣物,一面看着楼下老头子和一群孩子忙忙碌碌的身影,不由得长叹一口气,自言自语:“真是个老顽童,哎,也不知道小雨他们什么时候生孩子?有个孙孙,老头子不知道会多开心?”

儿子结婚三年多了,就是一直不肯生孩子,说是要做“丁克族”?李敏不懂,为什么还有不生孩子的“丁克”?

独生子女政策已经让这代人吃到了苦头,不说别的,儿子先是出国,离开自己好几年,好不容易才盼回国了,又不肯回到自己身边。上海有什么不好,偏偏跑到南京找个女朋友,在那边自己买房子定居了。让两个老的怎么办?李敏倒是很想住到儿子身边去,可叶朝阳不干。因为儿子坚持要出国,父子两个就搞僵了,回国后又去了南京,他更是不高兴,还要做“丁克”,老头子气得几天饭也吃不下去,怎么会肯搬过去?

其实,李敏心里明白,他们父子之间真正的心结,并不是因为叶雨去了日本,而是因为父亲叶进留下的遗产。

叶进走的时候,李敏和叶雨都不在身边,只有叶朝阳一个人,送走了自己的父亲。叶雨在日本,叶朝阳因为赌气,叶进弥留之际并没有通知儿子。李敏又刚巧随一个旅游团也去了日本。儿子独自去了日本一年多,她心里不放心,便随团去日本看看。她知道叶朝阳的脾气,没有明说,只说去旅游了。叶朝阳也没有阻拦。

可就偏偏这个时候,一直住在老干部病房的叶进病情急转直下,再想通知李敏已经来不及了。叶朝阳的母亲前几年就走了,两个姐姐又都在外地,便一个人送走了父亲。叶进临终究竟说了什么,留下了什么,没有第二个人知道。

叶朝阳的两个姐姐从外地赶来奔丧的时候,李敏也回来了。大家问起过父亲的遗嘱、遗言。叶朝阳拿出一只红丝绒蒙面子的小箱子,打开里面只有一件旧的军大衣。大衣上面有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我虽然是个将军,却一生清廉,没有遗产留给儿女,只给留下些书籍字画和这件军大衣,就交给儿子处理吧。他明白我的心意。”

字迹显然是老爷子叶进的亲笔,可在场的人却各个心存疑虑。一个将军,居然只留下一件军大衣和书籍字画做遗产,就算老爷子两袖清风,离休工资也花不完吧?难道一点点积蓄都没有?自从叶进离休后,一直住在军休所,叶朝阳经常去看望他,父亲的工资情况,叶朝阳应该是很清楚的。

姐姐们问起,叶朝阳却明明白白地回答:“老爷子把自己的所有积蓄都委托组织上处理的,具体去向我也不知道。”

这话不知道有几人相信?姐姐们没有去军休所核查,丢不起这个人。堂堂叶将军的儿女居然来查问父亲的离休工资去向,岂不是叫人笑话?姐姐们选择了相信与沉默,李敏就更加不好多问了。

父亲走后,叶朝阳很长一段时间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。李敏知道他在整理叶进留下的书籍。老爷子除了留下一张纸条,一件军大衣,算得上遗产的,恐怕就是这些书籍和字画了。

叶朝阳的情绪直到第二年黄梅雨季节过去,要晒书了,才渐渐平复起来。其实自从叶进坚持离开家住进军休所,这些书籍和字画就算交给叶朝阳了。他会很细心地整理他们,特别是梅雨过后,总要搬出来晒一晒,去去霉气。那些马恩列斯的哲学书,只怕也值不了几个钱,倒是两个箱子里的字画,应该算是这位叶大将军,身后最值得起价的东西了。

李敏不懂那些,不过老爷子在世的时候,来看他的那些人常常会对挂着客厅和书房里的字画赞不绝口。据说的确很有几幅是明清两朝颇有名气的画家所做,最不济的几幅也是民国时代几个名声显赫的书法家和画家大手笔。

李敏曾经私下问起过。叶朝阳平淡地告诉她,那些字画都是叶家祖上留下的,一直放在祖籍老家江南南浔镇的老屋。父亲在很多年前回去处理祖上遗产,把老屋和一些叶家的财产都分给了族人,只留下了爷爷收藏的字画。李敏知道叶朝阳的爷爷是江南名人,曾经中过状元,做过大清的官,辛亥革命的时候,却毅然加入了同盟会,也算是老革命党人了。

叶雨也就是因为这些字画,和老子闹得天翻地覆。

叶雨吵着要去日本留学,先是找叶朝阳要钱。叶朝阳本就反对他出国,照叶朝阳的说法,泱泱大中华博大精深的东西多得学不完,有什么必要出国留学?何况叶雨并不是个好学上进的孩子,出国求学就是个要钱的幌子罢了,去的还是日本,叶朝阳知道父亲最厌恶日本,这不能怪他,毕竟和日本人打过八年的仗。这个抗日老兵,怎么肯同意自己孙子去日本留学?还有,叶朝阳一个穷教书的,又有多少储蓄?可叶雨执意要去,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儿子。叶朝阳在李敏再三央求下,拿出了自己多年的全部积蓄二十五万人民币给了叶雨。

谁知道,叶雨非但不领情,居然去找爷爷要遗产。被叶进狠狠训骂了一顿,没想到,这个混小子竟然深夜从窗户里爬进爷爷的书房,把老爷子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,最后带走了叶进两幅字画。等到叶进发现告诉了叶朝阳,叶朝阳再去找到儿子,才知道这是两幅齐白石的作品,已经被他高价卖了。

叶朝阳气得当场给了儿子一个嘴巴子,逼着他找到买家,说尽了好话,又加了一倍的钱,总算赎回来了。叶朝阳一怒之下把叶雨赶出了家门,一个多月后叶雨去了日本。父子两个的仇算是结下了。也许因为这个缘故,叶进觉得自己伤害了儿子和孙子的感情,才坚持要住进军休所去。叶朝阳却始终觉得是自己对不起父亲,害得老爷子不能留在家里颐养天年。

叶雨在日本混了三、四年,没混出个名堂就回国了,可却混到一个家境不错的女朋友。姑娘是南京人,叶雨要回国,姑娘就跟着也回来了,却提出要回南京。于是,叶雨就去了南京。他和叶朝阳的矛盾没有解决,自然也不肯告诉父亲,却私下告诉了母亲李敏。女朋友家出资给他们在南京买了房子,还拿出一笔资金,让小两口拿去做生意。叶雨告诉李敏,他岳父当着面说,他们是独生女,家里的所有财产,早晚都会是他们的。活着算资助儿女,死了也是他们的遗产。叶雨转述的语气里,李敏听得出来,他对自己父亲和爷爷心里还是存着芥蒂。李敏不由得暗自叹气,这父子之间的结,怕是难解了。

李敏心里明白,丈夫真正的不愉快,是因为儿子对爷爷的不理解和不尊重。更多还是年轻人与上两代人之间的那种代沟吧。叶朝阳对自己父辈那种情感,绝不是儿子叶雨可以理解的。就比如对那些书籍与字画,还有那件从来不会去穿的军大衣。在儿子看来,这些东西只有能变成钱的才有价值,才算得上遗产。所以就应该把那些字画拿去高价卖掉,让它们变成钱,用到需要的地方去。比如拿给他去投资房地产,或者炒股票、炒黄金都行。这叫物有所值,遗产变现是最上乘的选择。剩下的书,卖了也不一定值钱,捐给国家图书馆算了。那件灰不溜秋、不黄不绿的旧大衣,趁早捐了吧,反正也没有用。估计军事博物馆也不会收的,只有送给贫困山区了。

李敏当然也并不赞同儿子的观点,可也不完全同意丈夫的观点。在她看来那些书的确可以捐送,或者卖掉,最多留下几本做个念想吧。就好比叶朝阳宝贝似的军大衣,那是他一份对父亲的念想,也是自己对青春时代的回忆。儿子不知道,她是知道的。

还在自己和叶朝阳谈恋爱的时候,就知道他有个军人梦,将军梦,一心渴望有一天也成为驰骋沙场的将军。因为那个将军梦,他有多喜欢父亲的那件军大衣,曾经不止一次向父亲要过这件军大衣。李敏也经历过那个扭曲变形的年代,当然知道那个时代军大衣所代表的意义与价值。叶朝阳青年时代的梦想破灭了,可却依旧将自己所有青春的情结寄托在父亲的军大衣上。

真是知子莫若父,叶进恰恰非常了解自己儿子,才会郑重其事地将这件军大衣当做遗产,留给自己的后人。不过,在对待那些叶家祖传字画的问题上,李敏的确是不太认可叶朝阳做法的。在李敏看,在叶进留下的所有遗产中,只有那些祖传字画是算得上真正有价值,既然已经作为遗产给了叶朝阳,他就应该考虑至少拿出一部分给儿子。要是这样做了,儿子在老丈人家面前也有个面子,他们父子又何至于闹到这样水火不容。

李敏不敢告诉叶朝阳,其实,这几天儿子来上海了。是因为公司的资金出了问题,儿子是来上海融资的。至于究竟出了什么问题,又打算通过什么方式融资?这些事情太复杂,李敏搞不明白。只有一点,李敏弄明白了儿子的想法,他还是希望爸爸可以帮自己一把,在资金上给予支持。李敏很清楚叶朝阳退休工资有多少钱,他们这些年又有多少储蓄。叶雨的暗示显然不是指的这些,儿子还是在打叶家祖传字画的主意。

李敏呆呆地站在阳台上看着丈夫在下面和一群孩子玩,心里却七上八下。那些字画就在下面箱子里,字画不能晒,被叶朝阳挂在凉亭里透气、吹风,还有几个老人站在那里指指点点。李敏实在不知道叶朝阳守着他们究竟有什么打算?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去管儿子的事情?

太阳西斜了,下面的叶朝阳开始收拾东西,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在给他帮忙。叶朝阳先是将挂在凉亭里的字画,一张一张重新卷好放进箱子里,再盖起来锁上;然后又将那些书籍一摞摞放进箱子里;最后提起那件军大衣,仔仔细细拍去浮尘,再整整齐齐折叠成原来的样子,放入红丝绒蒙面的小箱子里。几个小区的年轻人主动走来,帮助叶朝阳将箱子一个个抬上楼,抬进书房,然后告辞离去。李敏拦在门口拿着几瓶矿泉水递给他们,这些年轻人却笑着摇摇头,谁都不肯拿去。李敏认识他们,其中有几个是叶朝阳退休之前教过的学生。

叶朝阳自己抱着那只红丝绒箱子回到家里,把那些东西一样样放回原来的位置。李敏一直站在书房门口看着,她知道丈夫的脾气,这些事情不会要自己帮忙。这个书房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打理,从来不让李敏插手的。

叶朝阳弄好一切,站起身问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?”

李敏迟疑着,吞吞吐吐。

叶朝阳又看了她一眼,平静地说:“是不是小雨回上海了?”

李敏有些诧异,点点头回答:“你怎么知道小雨在上海?他和你联系了?”

叶朝阳走出书房,打开大门拍打掉身上的灰尘,然后回过来,对李敏说:“我们夫妻这么多年了,你这种忐忐忑忑的神态,肯定是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事儿。这些年除了和儿子有关,还有其他什么事儿会叫你如此为难?”

李敏被他说得像少女似的脸也红起来。叶朝阳轻轻拍拍她的后背,半揽住老伴儿的腰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,然后笑着说:“说吧,小雨有什么事儿?”

癫痫患者意识障碍的护理措施
成人癫痫应该怎么治疗
中医如何治疗癫痫病比较好

友情链接:

物在人亡网 | 元素周期表习题 | 凶猛总裁很狂野 | 郑州风和日丽小区 | 希腊奥运会 | 永泰云顶团购 | 南大培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