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诺基亚软件网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这一世,木已成舟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A,林文跃在街头卖艺

十一喜欢春暖花开的日子,穿着粉红细碎花边的连衣裙,背着一个带笑脸的大书包,到那都十分惬意。

有时候,她会独自坐在灿烂的阳光下,想念那个伟大又悲惨的诗人——海子。一个人真正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的时候,那么他的意念将会多么的纯真、简单和朴实。也许,她原本最想追求的,也是这种心无旁骛、无忧无虑的生活。可她毕竟也是世俗之人,身在红尘,有着三千烦恼青丝,年轻的心会如一只拴不住的纸鸢。受到这样那样引诱,挣脱牵绊的缰绳,越飞越远,最终找不到任何落脚点。

十一对十二说,我永远相信,缘分要来的时候,不管你喜欢与否,唯一的选择只有接纳。

第一次遇见林文跃,十一正以全县最高分上了全县最好的一中。全家人为她开party,第二天,趁着爸爸放假的空闲,她趴在他膝盖上撒娇,要他带他逛街买衣服。

爸爸经不住她的软,拉着她的手说,走,给女儿买衣服去。

十字街上的商品,琳琅满目,可十一却不需要它们之中的任何一样,她想要的,是一件可以衬托她青春气息的粉红T恤。她很早就见过它,可如今,却想不起来具体在哪一个位置,只好漫无目的的闲逛。

街的尽头,一群人正围成一个圈,议论着里面的什么,十一向来爱热闹,拉着爸爸挤了进去。

一个大男孩坐在椅子上,穿着干净却很破旧的衬衣,发白的牛仔裤,怀里抱着一面琵琶,低着头正拨弄着琴弦,嘴里唱着忧郁的歌:如果真的看不清就眯起眼睛……

他面前竖着一块木板,上面,笔锋倔强:林文跃,来自贫穷的山区,对大学有着无穷尽的渴望,街头卖艺,望好心之人伸出援手,圆我求学之梦。

旁边的盒子里,已经有很多零零碎碎的钞票,还有人不断的往里面放一些零钱。

从始至终,他都没有抬起头来过,十个手指,修长而粗糙。十一看他的刘海微微扬起,心里“咯噔”像被什么撞击着,酸疼无比。她抬起头问,爸,我不买衣服了,我把钱给他好吗?

爸爸先是一愣,继而微笑着点头,说,十一,你做得很好。

她走过去,把五百块钱放在盒子里。旁边顿时讨论开来,‘真大方’、‘想必是有钱人’。有的熟人还夸到,十一,你真是个好孩子。

这时,她看见他抬起头来,深邃的眼睛里渗着感激的光,就在这一刻,光阴定格,她瞬间呆了。爸爸叫了一声十一,她才反应过来,走出人群。

走过很远,她回头看他,人群围得很密,她看不见,只隐约有些歌声传来:我们都是无知的少年,来这未知的世界探索,只可惜,这一世,木已成舟……

B,林文跃成了学长

爸爸重新掏钱为她买下了那件衣服,她穿上,心里从此多了一个结。

她经常会想,他有没有上大学了?有意无意的去他卖艺的地方流连,想再次遇上他,当面问问,为什么你的眼眶如此幽深,眼神却如此忧郁?

可是没有,三年的时光里,他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渐渐的,十一对他的期盼淡了下去,她想,有的人,有的事,今生能遇到一次,已是奢求中的奢求,就像那些七彩泡泡,刚吹出来的时候,绚丽灿烂,夺目光彩,可一眨眼,爆破了,杳无音信,无迹可寻。

她把那件粉红的体恤收压箱底,她对自己说,我十一这样的女孩子,任何一件衣服都可以做最好的装饰。从此,她又是那个无忧无虑了无牵挂的十一。

三年的时光匆匆,接到大学通知书那会,她正在像朋友打听大学里可不可以养宠物狗。朋友告诉她,宿舍里是禁止养狗的,不过在外面租了房子,那就可以随心所欲。

十一早去了三天,她没有要爸爸送,一个人踏上去省大学的列车。

南方的八月,异常炎热,不一会,十一便浑身热燥,大汗淋漓,昏昏沉沉。

喝点水吧!旁边递过来一瓶矿泉水。她扭头去看,一个大男孩正对着她笑。她接过,说,谢谢。

看样子,你要去读书。男孩说。

嗯。十一回答得很简单。

大几了?

大一。

你还是新生,我今年大四了,今年的新生是由我们接待的,没想到先接到你了,我叫许俊,你呢?

我叫文十一。

文十一?好奇怪的名字。许俊笑,接着说,你可以叫我学长,也可以叫我师兄。

她调皮的笑,我不要叫你学长,也不要叫你师兄,我要叫你许哥哥。

那样更好,更亲切,我看你很累,你就休息一会,到了,我叫你。许俊声音温和,口吻里尽是关切。

十一笑了,她真正的想去看清楚他,不想,那边窗户里却射进一缕阳光,刺得她睁不开眼睛。

她真的闭上眼睛,不一会,便睡了过去。许俊叫醒她的时候,已是三个小时后。

他带她去找宿舍,她问,我可以到外面去住吗?

他有些惊讶,在学校里不是更安全吗?

可是我想养一只狗,她解释。

他笑,可以啊,接着带她出去找房子。

三天后,所有的新生都已经到齐,许俊在炎热的太阳下帮她排队交费,她在一旁的大树下,看他不停的擦汗,心里也淌过少许的感动。

眼神四处漂移,一瞬间,目光里倒影积聚,远处,一个晃动的身影,正在帮一个女孩子提行李。心底一个模糊的形象又渐渐清晰起来,算算日子,他已经大四了。

她低吟,林文跃,你成了我的学长。

C,林文跃,你的眼睛做过吗?

大学里的生活,用十一的话来说,就是每一片叶子上都有一个完善的生命在跳动。她已经记不清,第几次在校园里遇到林文跃。

每次遇到的时候,她都低着头,挽着朋友的手,快步走过。

可是,世事难料,在这个世界上,总有一些人,一些事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搞得自己束手无策。十一没有想过要让林文跃记得自己是谁,可她更没想到,他真的记起她是谁。

天气转凉的时候,她给自己披上了一块围巾。

她去操场转悠一圈,却看见他在操场边,弹着吉他唱:我们都是无知的少年,来这未知的世界探索,只可惜,这一世,木已成舟……

她低头走,他唤住她,十一。

她回过头来,迎上他闪亮闪亮的眸子,心里放鞭炮似的炸的噼里啪啦。她惊奇的问,你怎么知道我叫十一?

他一笑,脸上明朗开来,说,三年前的那个傍晚,我就知道你叫十一。

此刻,十一想跳起来,搂着林文跃宣布,那些日子,总算没有白想你。可是她没有,她止住兴奋,沉默不语,心里在骄傲的想,林文跃,是不是注定还有这么一段日子属于我们。

他说,十一,我们去走操场好吗?

她点点头,把手伸进衣袋里,一走一蹦,时而抬头看看他的侧脸,在夕阳的斜视下,她觉得他的睫毛好翘,眼皮好双。她心头一动,不由自主的问,学长,你的眼睛做过吗?

他一愣,继而笑了,摸摸她的头说,你真调皮。过一会,又说,十一,你可以叫我哥哥,这样亲切。

不,她口气倔强,你是我的学长。

回家的时候,远远的就看见许俊站在门口,怀里抱着一个白色的什么东西,走进了,才看清楚,是一只纯种的小哈巴。

许俊看见她,笑,十一,你看,我给你买了一只小哈巴,喜欢吗?

她接过,摸摸它小巧的鼻子,乖乖的说,喜欢。

抬头的时候,面前的许俊正呆呆的看着她,她反而不好意思,问,许哥哥,怎么了?

许俊嘴角一扬,没有说什么。

D,李娴幸福的样子

十一给这只狗起名叫十二。许俊开玩笑说,你们俩真像一对双胞胎。

她追着他打,说,你们才是双胞胎,许哥哥,你才是狗……

在大学里,许俊教会她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,她在十二的脖颈处栓一条红色的小绳,拉着它在红霞满天的傍晚溜达,累了,就睡在草坪上滚跤跤。

徐俊在一旁拿手机给她拍照,她滚到他身边时,他会俯下身,用手在她的额头上轻弹一下。

她看着他眼底的温柔,脸一下红了,扭过头去看天上,忽然觉得脸上一湿,是十二在添她的脸。

有了两位学长的关怀,她以为,这样的世界完美,这样的光阴,地久天长。

李娴出现的那个傍晚,许俊有事没来,俯下身来的,是林文跃。

她不习惯,一个激灵做起来,便对上李娴甜蜜的笑脸,

她害羞的叫了声学长。李娴走过来,问,这就是你那可爱的妹妹,十一吧!

林文跃点点头,接着介绍说,这是李娴,我的女朋友。说着,一只手便攀上了她的肩。她的头顺势一歪,靠在他肩上,一脸幸福。晚霞的红光映在他们脸上,十一突然觉得李娴好美,林文跃好帅,他们好配。

她跟着傻傻的笑,可眼睛却模糊了,手不知道下了多重的力度去捏十二的耳朵,只听见十二惨烈的叫声。

回到屋里,她仍开十二,抱着枕头哭得天翻地覆,她自问,文十一,你凭什么呢?你不过就施舍过他五百块钱而已,你凭什么要求他来喜欢你呢?接着又抓起另一个,说,可是我第一次喜欢男生,而且还记挂了这么多分分秒秒,难道我连一个机会都没有吗?

十二在她脚边磨来磨去,最后,她还是抱起它,说,还是你最好。接着,又想起呢林文跃深邃的眼睛,可是,已不再是四年前她的身影,而是李娴略施粉黛的眉眼。

E,许俊是无法越逾的哥哥

十一常常觉得这个校园似乎小了点,为什么到处都可以看见林文跃和李娴的足迹。可是,她又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次也没有遇到过许俊,除了他来找她,真的一次都没有遇到过。

放假的时候,十一不打算回家。

许俊听了,摆摆手说,你不回家,我也不回家了。

她惊愕的看着他,半响,才说,许哥哥,你真的不需要这么做。

我做什么?他明知故问。

她没有回答,也没去正视他的眼睛,随手抓起一本杂志遮住了脸,无心细看,只听见他的呼吸声,感觉他在看她,表情越发不自然。

他轻轻拿开她的杂志,说,其实你是知道的,为什么要逃避呢?很多时候,我宁愿你叫我学长。

又区别吗?她问。

那你为什么要叫林文跃学长呢?

她愣住,没想到,他竟然也早就知道,在她的意念里,被当成哥哥的人,那么永远都只是哥哥,再无其他,想当初,她一直深深的埋藏着心底里的影子,调皮的叫了他一声许哥哥,如今,竟然成了他的一道伤。

她一直以为,可以生活在秘密的庇护下,默默的喜欢一个人,默默的享受另一个人对她好,只是,许俊毫无顾忌的捅破的这层窗户纸,让她无所适从。

她从窗户看出去,竟然下起了雪,大片大片的,她问,许哥哥,你说今年的冬天会不会太冷?

他上前去握住她的手,说,不会,等雪下大了,我带你去堆雪人。

她笑了,搂着他的脖子,给他一个拥抱,她把下巴放在他的肩上,看外面一点一点的变白,突然觉得,原来他的怀抱也很温暖。

她想闭上眼睛睡会,可一只小鸟惊飞起来,继而就是林文跃拉着李娴踉跄的走过来。一片雪花飘了进来,打在她的鼻尖,融化成水,滴了下来。

她抱紧他,说,许哥哥,你说的,你要给我堆一个雪人,接着又说,许哥哥,对不起,我真的已经尽了力了。

F,林文跃说,我竟然不曾遇到过你

许俊最终还是没有留下来陪十一度过这个寒冷的假期,他爸爸出了车祸,走的时候,十一去送他。他双眼通红,说,十一,你等我回来,我一定给你堆一个雪人。

看着他的车尾渐渐消失,她才恍然想起自己还没有把围巾送给他,她记得头天晚上想了一夜,说要送他一块围巾,怕他回家的时候冷。可现在,竟然放在包包里忘了。

她拿出来,围在自己颈上,一阵温热传来,鼻子随之酸了,她在雪地里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,走了105步的时候,遇到了一块很平整的雪地,她停下来,在上面画了一个很大的桃心,伸出食指写字,不知不觉,竟然是林文跃。

她揉揉僵硬的手指,嘲笑自己,居然可以想着这个男人,写下另一个男人的名字。

走到1528步的时候,她终于回到了屋子,鞋子已经湿透了,她觉得头有些晕乎,胡乱的吃了几颗药,上床睡觉。

迷糊中,总有人往自己的额头上敷湿热的东西,她以为那会是十二,或者,是许俊送给自己的雪人,千里迢迢,实现对她的承诺。

醒来,看见李娴笑意盈盈的脸,她端了水,捧着药,关切的说,十一,你终于醒了,你发高烧,已经睡了两天了。

她道了谢,忽然明白,原来自己的幻想,与许俊,无关。

这是,林文跃提了一盒饭进来,说,十一,你醒了,你看,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青椒肉丝炒饭,你要多吃点,否则瘦了。

她接过,狼吞虎咽,吃完,傻傻的看着他们笑。

李娴站起来,说,醒了就好,我先去洗衣服了,晚上来给你们做饭。

十一揽起地上的十二,说,学长,谢谢你照顾我。

林文跃牵强一笑,说,你现在是在想许俊吧!

她一愣,做不出任何言语。

他叹气,你生病的时候,总是在叫他的名字。

她沉默。他说,听着你叫他的名字,我的心突然很酸,我一直以为,这么长时间了,我已经把你忘记了,原来我一直都在欺骗自己,你知道吗,自从那次遇见以后,每个假期我都会去那里,我希望还会遇上你,可是,竟然一次都没有。

她听得泪流满面,抬起头来,看见站在门口的李娴。

李娴尴尬的说,我的手机忘拿了。进来,拿起手机,不看他们,走出去,背影忧伤。

十一不知所措,她只知道,事情已经很复杂了。

G,从此和许俊,天各一方

十一在这个假期里,终于明白什么叫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

许俊回来的时候,她正在给十二梳毛,春光明媚,丝毫不见雪的影子,她蹦到他面前说,许哥哥,你还欠我一个雪人呢。

福州治癫痫专科医院
杭州专治癫痫病医院
癫痫发作怎么办护理

友情链接:

物在人亡网 | 元素周期表习题 | 凶猛总裁很狂野 | 郑州风和日丽小区 | 希腊奥运会 | 永泰云顶团购 | 南大培训